李白《将进酒》中的“高堂明镜悲白发”中“高堂”是父母之意?

时间:2020-11-04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此处,译者将高堂解释为父母之意。典故可以追到王维诗爱子游燕赵,高堂有老亲,后来更有成语上有高堂,下有幼儿 仅从这一句的逻辑上,高大厅堂和父母无论翻译哪一种,都是可行

  此处,译者将“高堂”解释为“父母”之意。典故可以追到王维诗“爱子游燕赵,高堂有老亲”,后来更有成语“上有高堂,下有幼儿”

  仅从这一句的逻辑上,高大厅堂和父母无论翻译哪一种,都是可行的,但是,显然不可能同时采用两种含用,必须,而且只能有一个解释是对的!

  八月九月天气凉,酒徒词客满高堂——《草书歌行》,既然是酒徒词客,而且带一满字,自然是高大厅堂

  醉来脱宝剑,旅憩高堂眠。中夜忽惊觉,起立明灯前。——《冬夜醉宿龙门觉起言志》,旅憩,旅途之中休息,李白业已成年,自然不能跑到父母身边睡觉,何况李白是孤身出游。

  激楚结风醉忘归,高堂月落烛已微,玉钗挂缨君莫违——《白纻辞》,显然是厅堂无疑

  入门上高堂。列鼎错珍羞。香风引赵舞。清管随齐讴——《古风十八》,美人美酒,亦是厅堂

  类似描写高大厅堂的李白诗句还有“高堂粉壁图蓬瀛”、“黄金满高堂,答荷难克充”、“吾多张公子,别酌酣高堂”

  高堂倚门望伯鱼,鲁中正是趋庭处。——《送萧三十一之鲁中兼问稚子伯禽》,有倚门,有趋庭,必指父母无疑

  还有“南冠君子,呼天而啼。恋高堂而掩泣(《万愤词投魏郎中》),悲吟雨雪动林木,放书辍剑思高堂。(留别于十一兄逖裴十三游塞垣)等。

  显然,李白诗中两者意思皆有,从这些诗句来看,判定因素大多看词性和位置,或者是前后句之间的关系,以及整个诗意。

  还有一个结构是”高堂白发悲明镜“,但是这一句不可能,因为”发“字在这首古风中是韵脚,从格律平仄而论,无论是第一个结构平平(平)仄平仄仄,第二个结构(平)仄平平平仄仄,都不足以做为标准,因为这是古诗,不是律绝。无法用格律来评价。

  那么,从逻辑上讲,全诗讲”酒“,纵情,及时行乐,亦藏有消极之意,与思念父母或描写父母根本无法联系在一起。从这一句的前后来看,也没有直接线索。

  何况,哪白颠狂如李白,在以高堂描写父母的诗里,诗里都是满满的责任和孝心,比如”趋庭“(恭敬的伺奉父亲),”倚门“(描写双亲慈祥及牵挂),”掩泣“(形空思念父母惭愧不能在膝下尽孝)

  在一首喝大酒的诗里,在一首放纵情感的诗里,在一首指天笑骂肆意妄为的诗里,在一首气势横生旷远纵横的诗里,把父母放进诗里,是违和的!是冲突的!是不合时宜的!

  所以,这个高堂明镜悲白发,指的自己,是你,是我,是他,感叹岁月消逝,伤怀功名羁旅,偏偏不可能是父母白发,思乡思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