认识孔方兄——货币起源

时间:2020-10-31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,写过一篇杂文,形容铜钱的流通像河水一样;钱的坚固像盘石一样。钱,为国家、人民的宝物,人们见了钱就像见了亲爱的兄长一样眉开眼笑。钱是它的本名,它还有字,叫孔方(指铜

  ,写过一篇杂文,形容铜钱的流通像河水一样;钱的坚固像盘石一样。钱,为国家、人民的宝物,人们见了钱就像见了亲爱的兄长一样眉开眼笑。“钱”是它的本名,它还有字,叫“孔方”(指铜钱的方孔),这就是“孔方兄”一词的来历。后来孔方兄就成了钱的代名词,比如某人缺钱花不说“缺钱”,而是说缺少“孔方兄”。我们今天用的货币都是纸钞,为什么还有人叫它孔方兄呢?那是因为一千多年来,“孔方兄”作为钱的代名词,既幽默滑稽又生动形象。作为钱币收藏成语早已深深印在人们心目中了。

  在太平洋某些岛屿和若干非洲民族中,以一种贝壳——“加马里”货币来进行交易,600个“加马里”可换一袋棉花。再如拉美尼亚西亚群岛的居民普遍养狗,所以就以狗牙作为货币,一颗狗牙大约可买100个椰子,而娶一位新娘,必须要给对方几百颗狗牙作为礼金!(也就是说特定环境下,开狗肉馆的老板和偷狗贼其实也是富豪)

  货币的前身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商品,它是在交换过程中逐渐演变成一般等价物的。

  普通商品是以各种各样的使用价值的形式出现,而货币则是以价值的体化物或尺度出现。普通商品只有通过与货币的比较,其价值才能得到体现,所有商品的价值只有通过与货币的比较后,相互之间才可以比较。

  人类使用货币的历史产生于物物交换的时代。在原始社会,人们使用以物换物的方式,交换自己所需要的物资,例如一头羊可换一把斧子。但是有时候受到用语交换的物资种类的限制,不得不寻找一种能够为交换双方都能接受的物品。这种物品就是最原始的货币。畜生、盐、稀有贝壳、稀有鸟类羽毛、宝石、金沙、奇石等不容易大量获取的物品都曾经作为货币使用过。

  在人类早起历史上,贝壳因为其不易获得,充当了一般等价物的功能,“贝”因此成为最原始的货币之一。今天的汉字如“赚”“赔”“财”等,都有“贝”字旁,就是当初贝壳作为货币流通的印记。

  经过长年的自然淘汰,在绝大多数社会里,作为货币使用的物品逐渐被金属所取代。使用金属货币的好处是它的制造需要人工,无法从自然界大量获取,同时还易储存。数量稀少的金,银和冶炼困难的铜逐渐成为主要的货币金属。同时在某些国家和地区使用过铁质货币。

  早期的金属货币是块状的,使用时需要先用试金石测试其成色,同时还要称重量。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,逐渐建立了更加复杂而先进的货币制度。古希腊、罗马和波斯的人们铸造重量、成色统一的硬币。这样,在使用货币的时候,既不需要称重,也不需要测试成色,无疑方便了很多。这些硬币上面带有国王或皇帝的头像,复杂的文章或印玺图案,以免伪造。(其实还是有人会伪造,例如造反派头目就会把自己的头像印上去)

  中国最早的货币是商朝的铜贝。商代在我国历史上也称青铜器时代,当时相当发达的青铜冶炼业促进了生产的发展和交易活动的增加。于是,在当时最广泛流通的贝币由于来源的不稳定而使交易发生不便,人们便寻找更便宜的货币材料,自然而然集中到青铜上,青铜币便应运而生。但这种青铜制作的货币在工艺上很粗糙,设计简单,形状奇葩,木有使用单位,在市场上也未达到广泛的使用程度。由于其外形因依照贝币形状而造,因此人们大都将其称为铜贝。

  同贝产生后,它是与贝币同时流通的。铜贝发展到春秋中期,又出现了新的货币形式,即包金铜贝,踏实在普通铜币外表包一层薄金,既华贵又耐磨。铜贝不仅是我国最早的金属货币,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金属货币。

  西方国家的主币为金币和银币,辅币以铜、铜合金制造。随着欧洲社会经济的发展,商品交易逐渐增大,到15世纪时,经济发达的弗兰德斯和意大利北部各邦国出现了货币紧缩(这个词以后会讲)的恐慌。从16世纪开始,大量来自美洲的黄金和白银通过西班牙流入欧洲,挽救了欧洲的货币制度,并为其后欧洲的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创造了起步的条件。

  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,金属货币同样显示出使用上的不方便。在大额交易中需要使用大量的金属硬币,其重量和体积都令人感到烦恼。(和某傻X扛着20万元硬币去买车是一个道理,你说车行老板气不气!)同时金属货币使用中还会出现磨损的问题(据不完全统计,再从人类使用黄金作为货币以来,已经有超过2万吨的黄金在铸币厂里或者在人们的手中、钱袋中和衣物口袋中磨损掉。)于是作为金属货币的象征符号的纸币出现了。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在宋朝年间于中国四川地区出现的交子。

  目前世界上共有200多种货币,流通于世界190多个独立国家和其他地区。作为各国货币主币——纸币,精美、多侧面地反映了该国历史文化的横断面,沟通了世界各国人民的经济交往。目前世界上比较重要的纸币包括人民币、美元、欧元、英镑和日元等。

  随着信用制度的发展,存款货币和电子货币对我们已经并不陌生,但新的货币形式还将不断出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