恶军豹对峙受害人未太医论病细穷源

时间:2021-08-26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料想那群里也活分了些,军豹便在那群里发言之际截图留证,要问做甚,先按下不表。 这些日子以来,有温相公(温柔)相助,事情才算有了起色,大家也都有冤的,有气的,热度接力

  料想那群里也活分了些,军豹便在那群里发言之际截图留证,要问做甚,先按下不表。

  这些日子以来,有温相公(温柔)相助,事情才算有了起色,大家也都有冤的,有气的,热度接力也是颇受大家支持,也谢过那些曾经的受害人能够站出来讲述自个的悲惨经历,真是又添了些许伤心,不过未来也是有希冀了,不会再有我这样儿的可怜人了。有诗为证:

  贾胜(受害人)方在电脑前兀自想着,只见一人是入得厅来,但见此人是上穿洋丝蜡白衬衫褂,下着靛蓝量体休闲裤,腰间系着水牛黑皮腰带,两袖上撸,臂上汗毛浓密,腕一块银白表,人如其名,好似那保险小哥,将要打发,不耐细看下直惊得一声:啊吔!

  那进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那军豹。料想他如何能寻到此处,便是真的来寻事也休怕他,先报与差人再同他理论。便言:“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何故在我离校后又来烦我。”那厮便答:“你也说得是无冤无仇,却在做甚?”只一语便将贾胜的恐惧从心底里勾出,好像又再次回到那地狱般的景象里去。“我跟你无怨无仇 你 你 你知不知我差点被你害了性命!”军豹只停了一会便说:“不知,我不知道。”并一边用大拇指下的地方摩擦这下巴。贾胜不愿再谈,只道:“你嘴里那寻得一句真话,不想再多费口舌。”但见双方争执要起,贾胜便叫舅舅过来,不料舅舅却道:“你们要解决问题不要在这里。”贾胜听完好一似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,内心又焦急了起来,怕被军豹害了性命。军豹又言:“你何故在群里说我摸了你的屁股?”“你自己干过的事,还有何言语?”贾胜脱口而出。那军豹又言:“你有何凭证?”此话一出,本就有些怯他的贾胜语气便更没了气劲,却又掉入军豹之逻辑,言道:“你又有何证据?”军豹心自暗喜:“我可在群里拿住了你。”本就又气,又怨,又忿的贾胜只得再次拨打差人的电话,询问是否派了差人前来。贾胜已经不想多言,只让军豹离其远些,休要害他。军豹只坐定不懂,眼神里带着些许玩味。差人此时便道,二人便带去衙门问话。但见那贾胜回来后便感觉不适,卧在床上有几日都不见好,家人便寻了太医来看。

  未太医看完贾胜,被人请到西屋里坐下,两个丫鬟端了笔墨来,未太医向其家人道:“望患目烁不在,闻其呼吸不畅,问起头晕目眩,切其脉象孱弱。目乃人之神所显,目光惨淡则主神不稳;呼吸乃吐浊纳新,不畅则心有余悸;是故而致头晕目眩,脉象微弱。故而得出患乃心神不宁。”处方道:当归身半钱酒洗 川芎半钱 白芍炒制半钱 生地黄酒洗一钱 黄连一钱 陈皮半钱 白术半钱 茯神一钱 酸枣仁炒制一钱 柏子仁炒制半钱 甘草炙半钱。贾胜家人谢过后要送太医,未太医又言:“还望恕小生多嘴,这胜公子之病单靠药医不好,还需要讲明事理,诸君都道是那军豹害了胜公子,却也忽视了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一个道德理念曰为父母之恩,这父母之恩又可一分为二,即生育之恩和养育之恩。与这胜公子有关的便是这生育之恩,古语道:‘身体发肤受之父母。’确实不假,但繁衍子嗣乃天理所致,不然何以至今,不见多少男女为了一时之快造就了多少冤家,他们却也是头回为人父母。如果古今天下之人性命皆不是自己所有,皆由父母一时喜怒决定,那天下便无一个独立之人。父母不可视儿为器物,为附属。子孙乃是传承下去的基础,是人类文明的接班人。父母要学着做父母,孩子也在学着做孩子。”只一语便惊得众人无语,但还是假作相谢,送了出去。后有诗为证:

  坐而论道容易,找到方法很难,我力量微小,只能帮大家论一论道,还望能帮到那些受苦的人,因为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。